薄熙来向邓小平“讨” 章立凡向毛泽东“讨”

时间:2018-03-04 07:03:07166网络整理admin

新年元旦充满着极不稳定一个向中共讨要民主欠债的讨债大潮与日俱增,空前地汹涌澎湃 薄熙来向邓小平“讨债” 元旦当日,天津学人朱蓬蓬首先责问二○一二年新年贺词和元旦晚会惊现的诸多不民主,其《元旦晚会是怎么回事》被博客中国网置顶──网上搜索引擎显示,中国政要在元旦前夕发表“二○一二年新年贺词(或新年贺辞)”的有国家主席胡锦涛,还有身为地方诸侯的政治局委员刘淇(北京市委书记)、汪洋(广东省委书记)、张高丽(天津市委书记)、俞正声(上海市委书记)也分别在辖区发表了新年贺辞但奇怪,俞正声的新年贺辞只见题目索引而点不开而年年必发新年贺辞的薄熙来,今年网上连索引也找不到(只可见其二○○九、二○一○年旧贺辞),只有一转贴透露,薄熙来二○一二的“新年感言”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在中国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行不通,“即使百分之五十一的人先富裕起来了,还有百分之四十九,也就是六亿多人仍处于贫困之中,也不会有稳定中国搞资本主义行不通,只有搞社会主义,实现共同富裕社会,才能稳定,才能发展决不能只是少数人百万、千万地发家暴富,而工农大众却没份儿!”薄熙来借“新年贺辞”公开批判邓小平的“可以让少数人先富”论 也许俞正声因有类似薄熙来的过激贺辞而“点不开”但这有悖于“党内民主”同是政治局委员,俞正声和薄熙来的新年贺辞却受到压制,可见二○一二何等不同寻常!而薄熙来的“新年感言”也表明,向中共讨要民主欠债的讨债大潮,首先来自体制内的高官,来自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尽管薄熙来只想到向邓小平讨债,但这必然也引发更多人向毛泽东讨债──中国的民主欠债主要是毛邓两人主政时期造成的 此时有一耐人寻味的花絮──央视《元旦晚会》虽然是除夕在国家体育馆公开举行,全部节目华丽热闹,但到次日元旦下午,网上也只有索引而点不开,小道消息称二○一二《元旦晚会》被封杀的原因是:今年元旦晚会没有歌颂伟大的党,没有赞赏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而且还在迎接新年的钟声只有十秒就敲响时,主持人却说要倒数二十秒,发生“央视要将二○一二年推迟十秒钟的重大错误”与这现象相呼应,深圳出现“这趟和谐号十二月三十二号开”的奇闻──《南方都市报》二○一二年一月三日报导:“网友‘天格忆方’元旦乘坐D7054列车(由深圳)去广州,昨日掏出车票时,发现票面日期写着‘二○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二日’……难道连火车都不愿开往二○一二年广铁集团新闻发言人称,可能是电脑系统出错导致的”这一新闻,居然在网上查不到──连火车票出错误信息也在封杀之列,怎能不激起二○一二民主讨债潮?! 果然,看到薄熙来受压,“中国毛泽东精神研究会”急了,发出《向薄熙来一班人致敬──正本清源以实际行动纪念毛主席诞辰一百一十八周年》的二○一二《元旦贺词》这标志一批关心党国前途的“红二代”,以开国元勋后代的血缘情感,质疑邓式腐败违反了毛式专制 章立凡向毛泽东“讨债” 在左派高官薄熙来向邓小平讨债时,右派知识分子也集中火力向毛泽东讨债凯迪网在元旦转帖了北京学者章立凡(大右派章乃器之子)的讨毛檄文《历史动车将追尾,能否走出死循环》,文章希望中共“父债子还”,将毛泽东当年许诺人民有民主自由历史欠债尽快归还──一九四五年九月七日,毛泽东曾庄严承诺:“‘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及与各民主强国的合作”(毛泽东:《答路透社记者甘贝尔问》) 章立凡一石激起千层浪当年共产党与国民党竞争能胜出,正是靠这普世价值宣传和民主宪政的承诺,才取得了民心争得了天下但江山坐定之后,毛泽东将 “民主新路”抛诸脑后,将一九四九年九月通过的大宪章《共同纲领》单方面废除──大宪章第十二条规定:“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由人民用普选方法产生”中共将 “直接普选产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承诺,历时六十二年未兑现!非但如此,今年全国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从中央到地方均严防死守,重点防范公民自荐参选,阻断亿万百姓想从体制监督中共自我更新的希望 百年前,梁启超曾怒发冲冠地说:“我国万事不进步,而独防民之术乃突过于先进国,真可痛哭也”但百年后,仍然是用纳税人的钱防范监控纳税人成就 “中国特色”;从虚拟世界的GFW防火墙到现实中的截访、阻选,无数自主创新的“维稳”,只是造就了“执政党不对自己的承诺负责,党员不对自己的政党负责,人民也尽然不对政权负责” 百年购得假共和 章立凡这篇力透纸背的檄文写于去年十二月十七日,于是六天后有了韩寒的《谈革命》、《说民主》、《论自由》,到得二○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著名批毛学者高华死于毛生日的离奇,更加速掀起全国新年网上大谈敏感词,要中共还债民主的热潮──右派老学者幕后系统建构中共须还债的理论,新锐愤青前台以博客博文如赵子龙冲锋长阪坡! 新年一月三日,又传来了福建一些村庄农民打出向广东乌坎学习旗帜与政府对峙维权的新风波而在广东乌坎则传出了乌坎农民向重庆学习高唱《东方红》的消息这让人突然想到,二○一二年向中共的讨债风,将催生上演“薄熙来汪洋大追尾”──乌坎风波是汪洋在广东假改革真维稳的产物,而改革停滞倒退的广东,就让急剧狂赶的重庆模式所追尾,结果是汪洋的主子胡锦涛领导的团派,与薄熙来的监护人江泽民掌控的太子党,多车追尾相撞最后让“十八大”新核心接下一个 “皇族内阁”的“不定时炸弹”──百姓虽然并不喜欢重庆红歌红遍全国,但又深恶胡和谐让改革死亡,于是就宁可乐观“薄汪大追尾”──维稳过渡令政改的念想再度搁置历史需要搅动死水的人,即便大家怀疑个别人以作秀搏上位,但一个灿烂的笑容,或许比僵硬的官僚面孔容易亲民,学会打“民意牌”毕竟算是一种进步若“薄汪大追尾”,就尽然“五年看改,十年看埋”──若新核心的第一个任期内不启动政改,这个官民“互不负责”的社会,也就只有“维稳到石化拉倒” 因民国是一九一二年元旦正式成立,二○一二年一月一日正好是中国共和百年可惜,“无量金钱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辛亥革命志士蔡济民书写的悲愤,在中共执政六十二年的今天更加深重国人奋斗了整整一个世纪,却又回到了原点,二○一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