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官贵的“第三交际圈”

时间:2017-06-01 10:04:13166网络整理admin

圈子商业往来、社交活动、沙龙聚会,城市人群需要有自己的圈子,也需要容纳圈子文化的会所 名流云集:广深会所的圈子圈套 这里的会所跟这里的早茶一样,品种繁多,在广州、深圳城市会所里出没的人员并无别样,但其新奇与开放度可能更胜一筹一个明显的标志是——广州、深圳最多的就是高尔夫会所 北京四合院里的私人会所的会员可能是显贵,上海外滩的CLUB里可能汇聚着新一代商业精英,而在广州、深圳城市会所里出没的人员并无两样,但其新奇与开放度可能更胜一筹一个明显的标志是——广州、深圳最多的就是高尔夫会所 商业型、社区型、酒店合作型、政府合作型,这里的会所跟这里的早茶一样,品种繁多,不同品位的人都能在其中找到乐趣,也因此会所正成为广、深两城第三类最佳社交圈 名流之地 繁华的广州体育东路,中信大厦、正佳广场等广州城中声名稍响的写字楼矗立其中 18号俱乐部隐匿在都市华庭的背面,从外而言,这仅是一座普通的建筑,没有任何特点,也无法感觉到它的奢华,只有特有的紫色logo显示着它的尊贵过分的简单也令初到的人迷惑于该如何进入这里面的世界,这番曲径确也是心思独到 广州有很多这样的会所,最新引起关注的,则是著名钢琴家郎朗在2012年打造的以“音乐艺术”为主题的“朗汇”,位于广州万豪酒店,占地2000平方米,4个风格迥异的主题区域,风格奢华,会费为12.8万元朗汇的核心部分是占地近500平方米的多功能演艺中心,还拥有全球唯一定制的施坦威红宝石黑檀木钢琴和顶级的专业音响在广州,除了18号俱乐部、朗汇之外,位于沙面大街的惊艳会、凤凰城酒店的卢浮宫会所也是名声在外,而更多隐藏在闹市或是村中小巷而不为人知 从广州到深圳不过一个小时,不少精英人士每日往返其间,只为前往某一个神秘之所,在一个私密的空间中完成自己的社交活动,之后便又驱车返回 行云流水、鸾凤呈祥!这是位于深圳核心商业区京基100第65层灵云·鸾会所给《小康》记者的第一印象如果没有人下楼接,外人恐怕怎么也进不来会所这道门与大多数会所一样,鸾会所也设在闹市中心,但要想走进会所,除非拥有会员身份象征的那张VIP卡,否则门禁会拒你于门外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进会所的自动门,展现在记者面前的是暗色调的曲折门廊,脚下由洁白细沙铺陈的弯曲如河流的廊基,中间铺设凹雕浮云的瓷砖,曲折蜿蜒门廊内壁镶嵌在墙内的360度旋转玉雕展示设备兀自转动着,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尽显高贵的晶莹剔透走进内堂展示区,各种颇具特色的展柜、墙面的装饰、脚下的青砖,甚至桌椅的花色等,无不或流云舒转、或花开富贵,一派祥和景象 奢华的装饰、贴心的服务,对应高昂的消费“会员从刷卡入门那一刻起,只要你需要,专业的服务员便会全程陪同”广州某地产企业老总吴化雄(化名)告诉《小康》记者,服务员都是从大学院校里招收的毕业生,经过专业培训进入会所,你可以约朋友喝茶聊天,也可以商务洽谈,也可以是宴宾享受,每次消费都得过万“能进入会所消费的人群一般都是实现小康生活的人!”吴化雄笑着说,拥有私人会所会员卡不仅仅是享受里面的服务,也是身份的一种象征 除了这种全封闭式的会所,广深两地也有不少半封闭或者全开放式的会所 圈子圈套 “刚刚和海关的朋友在广州汇景亚太国际会所里谈成了一单牛肉进口的生意”张勇兴奋地对《小康》记者说,在这样高级的会所里谈生意不仅体现自己的实力和对对方的尊重,更重要是在洽谈的过程中不会受干扰,“在我们的空间内绝对不会遇到熟人,毕竟,生意上还是有很多机密不能露”张勇放低音量小声地说,如果泄露出去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损失,还会出大问题 在张勇看来,之所以不会在会所内遇到熟人,那是因为顶级私人会所不是有钱就可以去,而要成为其中的会员,一要看收入;二要看职位;三要看所从事的行业普通人即使有钱,也不一定能进去这就是顶级私人会所同一般高级饭馆、酒家等不同的地方 “其实国内顶级私人会所里的基础设施和服务项目都大同小异:要休闲,可以到健身中心、游泳池、酒廊等地进行彻底的放松;如果是雪茄爱好者,可以到静谧、优雅的雪茄吧去分享私人雪茄的清香;要吃饭品酒喝咖啡,可以去品尝各种顶级中式、西式佳肴另外,健身、游泳、SPA、桑拿也是顶级私人会所的常设项目”尽管在不同的地方都可以得到这些享受,但还是有许多人为了入会交纳几万到10多万元不等的会费“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正是会所的重要功能之一,也因此成为达官贵人们的“第三交际圈” 如果不是相约而至,几乎不可能知道同在会所内还有一些什么人,哪怕是自己的朋友而对会员个人信息保密则是会所及其员工最基本的责任 “准确地说,这些顶级私人会所其实就是‘富人名流俱乐部’”因为生意往来经常出入广州高级会所的张勇说,总体上来讲,这些顶级私人会所的“常客”主要是外企高管、私企老板、驻地领事馆工作人员、上市公司高管、金融证券业人士、政要、演艺名人等高收入人士和各界社会名流 也正因为会所有隐秘性,往往有部分会所成了法律监管的边缘地带导致其中产生或可能存在权钱交易、色情交易或者贪污腐败等个别会所会成为黄、赌、毒的聚集地几乎所有的高级、顶级会所都采用会员制交会费的运作模式,而事实上,有些会所根本不会进行工商注册,更不会上报人民银行,这显然违背了有关工商治理和金融监管条例,其中会费数万甚至十几万的大有存在,缺乏金融机构的监管,容易导致资金挪用甚至涉嫌非法集资问题 经营困局 “要提供高标准的服务,必须要限制会员的人数,而会员的多少很大程度上又决定会所经营业绩,所以很矛盾!”广州某会所负责人向《小康》记者介绍说,会所消费看似高昂,但事实上利润并不高 比如说,有5位客人过来消费,所在房间最底消费为10000元,会所要提供5名公关需要费用4000元、1名包房公主500元、1名包房小弟100元 加上酒水成本,房租,水电,消耗,辅助人员开支,及后勤保障和其他费用,所剩无几,因此,大多数会所有赢利都源自会费以及每月的1000-2000元的会员维护费 为了生存,越来越多的高级会所开展了“副业”,将奢侈品推荐给这些“有钱人”灵云·鸾会所总经理许芳向《小康》记者介绍说,鸾会所进驻京基100,便是为高端商务人士营造的一个以玉会友的平台,旨在以低调奢华、睿智隽永,致力于打造国际连锁顶级珠宝会所 灵云·鸾会所除前台外共设有五个区,凤舞鸾翔圆满区、梧桐栖凤VIP区、朝阳鸣凤VIP区、文化长廊和典藏室在会所活动部潘小姐的引导下,记者参观了整个会所和会所的展示品,除一部分未标价的展品外,标价物件动辄几十上百万,甚至几百万一件的翡翠标价也不少见一些没有标价的展品,潘小姐介绍说,有的是客户定制的无需标价而另一些纯展示的透着顶级翡翠风范的物件,则无价可标 与多数消费型会所以入会收取会费等盈利模式不尽相同的是,灵云·鸾会所也为在会所平台上购买、定制灵云翡翠的客户提供各项延展开来的增值服务,甚至包括收藏品鉴、人脉交往、商务活动、投资理财等服务项目和内容当然,这也是目前深圳、北京等一线城市兴起的珠宝或其他奢侈品类主题会所大多选择的盈利模式 珠宝会所这一经营模式,在国内珠宝行业正引起广泛关注所谓珠宝定制会所,主要是为高端客户提供私密空间进行珠宝品鉴,搭建交流平台进行资源嫁接,让客户享受从供货、设计、制作到成品的一条龙服务目前国内珠宝定制会所的经营方式一般分为两种,除鸾会所这种高端私密会所,另一种则是整合高端消费资源的大型会场模式,它承载的不只是珠宝定制,还有相关联的消费体验和娱乐功能,更像是以珠宝交易为核心,延展出上下游产品的超大规模购物中心 不少业内人士对于高端珠宝会所模式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中国珠宝市场消费能力强劲,在技术水平上已没有任何问题,目前欠缺的就是国际化运作的能力和很好的经营模式然而,中国奢侈品行业协会会长蔡苏建却持有不同的看法,蔡苏建告诉《小康》记者,经营一个高端会所就如同经营一个奢侈品品牌,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而这对于大多数想赚快钱的中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来说,珠宝行业高端会所的路线并不见得非常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