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独立参选人遭警电击昏迷两天

时间:2017-12-01 01:01:19166网络整理admin

北京朝阳区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吴丽红,上个月29日在起诉公安时遭非法拘禁,庭审结束时,她及两位此案代理人遭公安电警棍袭击及拘留,其后又被强制旅游吴丽红星期二告诉本台,她昏迷两天当天有六位参选人及一百多位村民探访她,稍后她家的电话被切断此外,贵州参选人陈西被公安在没有任何书面通知的情况下,已拘留七天 图片:星期二,一批参选人探望吴丽红并合影左起,郑威、吴丽红、韩颖、杨凌云(野靖春提供/记者乔龙) 朝阳区小红门乡的独立参选人吴丽红起诉地方公安非法拘禁一案,9月29日在朝阳区法院开庭,庭审结束后,她未能走出法院,而是被以“扰乱法庭秩序” 行政拘留十五天,本月13日拘留期届满,又被公安送到机场,强制旅游另一位独立参选人野靖环星期二告诉本台,吴丽红在本周一下午回家,但她的两部手机被法院没收,而更惊人的是吴丽红险些丧命:“她说她庭审结束的时候,突然法警朝她和那两个人用电棍击他们,其中一个叫李三林的,这个老头70来岁是吴丽红案子的代理人,还有齐月英,分别把他们都击倒了结果吴丽红昏过去了,整整昏了两天两夜和吴丽红关在一起的人跟吴丽红说,他们被抬进拘留所的时候,把吴丽红和李三林就扔在地上,在那儿昏迷地躺着”   刚探望过吴丽红的野靖环说,吴丽红被扔入牢房不久,不省人事:“到半夜吴丽红就口吐白沫、抽搐,医生来了用手指头掐吴丽红的人中,然后给她做抢救,后来吴丽红才活过来吴丽红的人中已经被掐破了吴丽红在13号出狱那一天,是半夜里把吴丽红叫醒,说放她走吴丽红不走,说现在天黑我不走,结果十几个警察把吴丽红腿、脚、手、头按住,把她弄的像抬根棍子式的塞到车里边”   13号,一千多村民计划欢迎吴丽红获释,结果落空野靖环说:“被从拘留所弄到飞机场的时候,家里人和我们这帮朋友去接,拘留所的人和公安局的人后来告知的是,吴丽红自愿的跟他们去旅游”   吴丽红本周二上午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事发当天中午12点40分左右,法官宣布将她和另一位代理人齐月英带到别的法庭去谈话,期间李三林被法警打晕,法管要求吴丽红在笔录上签字时,指其在现场录音,于是要拘留她:“然后我就抗议,哪条法律规定录音了然后就拘留15日随后就叫法警给我戴上手铐,带到警车上去了我下来以后就看到停了三辆警车第一辆警车齐月英在上面,披头散发满脸是汗,很痛苦的样子第三辆警车停在那里,我就上了其中一辆李三林被他们从楼上几个人抬了下来放到警车上,一着急,我就提,我要下去看一下,这时我就被(电棍)打晕了,后来发生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了9月29号发生的事情,到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10月1日了在朝阳区拘留所里面”   此时,电话突然中断,记者多次致电,显示无人接听野靖环告诉记者:“她家电话被掐断了,我打了,打了以后连那种‘嘟、嘟’的声音都没有,一拨接着就挂断今天警察一直在他们家,在他们家旁边转悠昨天下午,朝阳治安队长就到他们家就跟她说,你跟野靖环说,让她别上这儿来吴丽红说我不知道,我也不管今天早上,朝阳分局副局长又到她家去跟她说,可能野靖环等会儿要上你家来,你给打电话就说你挺好的别让他们来了”   周二上午,六位参选人和当地众多村民前往探望吴丽红,野靖环说:“去了六个是参选人,我给吴丽红戴的写着参选光荣的红绶带,我们就在那儿照相今天去了很多很多村民,陆陆续续的得有一百多村民”   民间助选人何德普对此表示愤怒,并要求当局严管司法人员:“这件事非常恶劣,让人气愤法院在开庭的时候这样混不讲理,而且叫来法警对吴丽红大打出手,用电警棍电击参选人吴丽红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我们要强烈的向中共政府提出抗议,必须做出道歉”   记者致电朝阳区法院的投诉电话,但被接到传真机,无法就此获得官方回应   各地当局干涉独立候选人的事件,最近层出不穷,贵州独立参选人陈西上周被公安抄走包括妻子和孩子的电脑,并扣押至今,他的妻子张女士星期二再到公安分局交涉无果,她说:“第七天了今天是,没有任何手续,现在一个字都没有,所以我不仅是去要我的东西,我还要要人现在他们就是躲,让下面的没办法决定的人来接待我们今天是第一次接待我们”   陪同张女士前往的另一位独立参选人吴玉琴说,如果当局继续不给答复,将采取集体行动:“他们这一次对陈西抄家和抓捕,主要还是针对(参选)候选人的情况,因为他把他带去以后,我们必定要为陈西的事牵扯上,必须帮助一下如果他们老躲,我们或者老搪塞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