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少年送走失男童回家遭围殴 竟被疑偷孩子

时间:2017-12-06 10:04:12166网络整理admin

  潘冬磊(右)再次见到被他送回家的小男孩时,小男孩的父亲(左)表示感谢   亚心网讯(文/图 记者 陶娅) “你在哪儿看见的孩子?” “我在……”十七岁的潘冬磊话还没说完,左脸就被问话的人打了一拳   “我……”他后退了一步,刚一开口,又挨了一拳   接着一群人围了上来,对他拳打脚踢……   潘冬磊说,这一顿打,源于他在回家路上捡了一个小男孩   打潘冬磊的人是小男孩的父亲   发现孩子 路边传来小孩哭声   10月19日,本网记者来到145团工九连潘冬磊家了解情况,潘冬磊回忆当天的情景时很委屈   9月17日,周六,下午七点,石河子市东方学校高二(3)班的住校生潘冬磊像往常一样坐上20路公交车回家   半小时后,车到了距离石河子市区约18公里的北湖公园附近,潘冬磊在一个小路口下了车那是一条刚修的路,约5米宽,石子上铺着一层薄薄的沥青,由东向西一直延伸到连队   路的北侧是一条约6米宽的林带,茂密的榆树和胡杨枝叶相连,芦苇与一些不知名的小草夹杂其间随风摇摆林带再往北有一条渠道,渠道对面是一片约百米宽、一眼望不到头的苗圃和上百亩葡萄地   路的南侧是排碱渠,渠壁几乎成垂直状,很陡渠里面长满了芦苇,即使站在渠边也看不到底,据说有十几米深排碱渠南岸是一排粗大的沙枣树,将南岸遮得严严实实   天已经暗下来了,潘冬磊加快了脚步“还要在这条路上走两三公里才能到家呢”他说,这时,路边传来小孩的哭声,声音很弱潘冬磊顺着声音找去,发现一个约两岁的小男孩站在林带中间,光着脚,右手拿着一只红色的鞋子,满身的泥土,已辨别不清衣服的颜色,圆圆的小脸上满是泪痕,漂亮的长睫毛粘在了一起   “妈妈……妈妈……”小男孩一边哭一边喊   “宝宝,你妈妈在哪里?”潘冬磊轻声问   “妈妈……”看见有人过来,小男孩露出惊恐的眼神,下意识地向后挪了一步,继续哭   林带附近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潘冬磊确认这个孩子走失了,决定报警   孩子饿得哇哇哭   “那条小路上行人很少,我就打算返回下车的那条主干道借手机,想到抱个孩子跑得太慢,我告诉小男孩,让他不要乱跑,我去想办法帮他找妈妈,一会儿就回来”潘冬磊说   一辆……两辆……主干道上,车辆飞驰而过,却没有停下来十五分钟后,一辆小轿车停在了潘冬磊跟前,车上的两位中年男子听完潘冬磊的讲述后,抱歉地对他说,他们有急事赶往市中心,没法和他一起等警察他们给潘冬磊出主意:“你到北湖公园里面向钓鱼的游客借手机吧,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走,这地方有点偏,具体位置不好讲,警察来了,没人引路,很难找到你们”   潘冬磊觉得有道理,就跑到五百米外的北湖公园钓鱼区借了手机,报了警他后来才知道,所借的手机已经停机,只能拨出110等急救电话,却没法接到警察的反馈电话   报完警后,潘冬磊慌忙跑回小男孩身旁,他将男孩抱到路边,一边哄孩子一边等警察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偶尔有农用车经过,其间有潘冬磊同连队的人问他为什么不回家,听说他在等警察就先走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小孩又哭了起来“我想他是饿了,也跟着急起来”潘冬磊说,恰巧这时有个师傅过来询问,他开着拉棉花的小四轮,车是空的,看样子是准备去地里当得知情况后那个师傅说:“前两天我听说这附近有个连队,一个四川民工在找孩子,还贴了寻人启事”   “那个师傅和我商量,先试着到附近的几个连队问问,看看是谁家的孩子”潘冬磊说,于是他抱着孩子坐在小四轮车斗里,向145团工九连开去   送孩子回家却被15个人围堵住   潘冬磊回忆,刚进连队就遇见一个奇怪的小伙子,小伙子约十六七岁,一米六左右的个子,很黑,偏瘦“师傅将我捡孩子的经过告诉他,问他知不知道谁家丢了孩子那个小伙子好像不会说普通话,和他说了很久,他才表示要看一下孩子”潘冬磊说,“我从车斗里将孩子抱起来给他看,他先是一愣,后退了一步,然后使劲摇了摇头,就匆匆跑了”   那位师傅开着小四轮继续往连队里走,有人说可以问问连队大院里打工的人,这两天他们好像都在找孩子“我们的车刚开到大院门口,就看见刚进连队时碰到的那个小伙子,他从另一个方向跑进院子不一会儿,一位女士跟着他出来了,小孩子看见后立刻来了精神,一边叫着妈妈,一边往女士跟前扑”潘冬磊说   不过令他和那位师傅疑惑的是,那位女士并没有表示感谢“她很冷淡地看了我们一眼,抱着孩子转身就进了院子”潘冬磊回忆   小男孩所在的工九连与潘冬磊家所在的2连有两公里的路程那位帮忙的师傅要赶往地里拉棉花,潘冬磊只好一个人借着月光往家走   “是你送孩子来的?”一个小伙子骑着摩托车追上来问“是!”潘冬磊说   “上车!”那骑摩托车的小伙子说   “我当时以为是送我回家呢,就坐了上去”潘冬磊说,但摩托车并没有向潘冬磊家驶去,而是开到了那个小四轮师傅家的棉花地里   潘冬磊刚下车,地里就来了一帮人,他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开头的一幕就发生了   “那帮人一共有十五人,幸亏在小四轮师傅地里装棉花的人看见了,他们过来将那帮人拉开,把我挡在身后,有人报了警”潘冬磊说   在石河子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北郊派出所,潘冬磊才弄明白,骑摩托车带他并打他的那个人,正是他送回家的小男孩的父亲他误以为潘冬磊和那个开小四轮的师傅将孩子带走的,所以叫了老乡找潘冬磊和开小四轮的师傅“算账”   孩子父亲学校道歉,送来锦旗和红包   “怎么能问都不问就动手打人?这样的结果,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潘冬磊告诉记者返校后他只在郁闷的时候,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己要好的几个朋友朋友虽然安慰他想开点,但还是会半开玩笑地说:“看吧,让你多事吧!”“我说嘛!好人不能做”“你说说你值不?”   潘冬磊的母亲说:“我家孩子怎么能偷他的孩子?你看这好人能做还是不能做?”在母亲眼里,潘冬磊一直非常听话,在家里洗衣、做饭、浇水、拾棉花,样样都干自己儿子做了好事却被冤枉,她很心疼   事情发生一个星期后,小男孩的父亲来到石河子市东方学校,向潘冬磊道歉称是误会,并送了一面锦旗和五百元的红包该校副校长黄耀强说:“潘冬磊的事让我很感动,在社会屡遭信任危机的情况下,能有这样的举动实属不易,我们为有这样的学生感到自豪,对方的质疑是对我们学生的伤害,学校将授予潘冬磊 ‘助人为乐楷模’,将他的事迹记入档案”   在学校,潘冬磊是公认的好学生潘冬磊所在班级的班长王悦说,在班里,潘冬磊什么时候都是笑嘻嘻的,从未与人红过脸,每次值日都来得很早潘冬磊以前的同桌郭杨说,潘冬磊为人很实在,无论谁找他帮忙,他都会全力以赴   以后遇到还会伸手救助   10月19日,记者在一片葡萄地里见到了小男孩的父亲他身材瘦小,操着不大熟练的普通话向记者解释:“我不该打他,我弄错了”   原来小男孩是在潘冬磊送回家的前三天就丢了当时小男孩的父母在地里摘葡萄,把儿子放在葡萄地北头,下午干完活后才发现儿子不见了小男孩的父亲和一同来石河子打工的16个同乡,开始到处找,地边、林带……周围的连队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孩子   而当天潘冬磊捡到小男孩的地方,是在那块葡萄地的南头“那是一块160亩的葡萄地,每行长1.1公里,孩子刚会走路,不可能自己走那么远再说潘冬磊说的地方,我们之前也都找过了,没有发现孩子当天,我们找孩子没找见,正在气头上,看见潘冬磊带着孩子,以为是他把孩子抱走的,所以就打了他”小男孩的父亲说   记者试着向小男孩父亲的同乡们询问,他们都表示听不懂记者的话   小男孩父亲的老板何先生告诉记者,小男孩一家都是从四川西昌一个很偏僻的农村来的,他们有自己的方言,这些人中小男孩的父亲普通话算是好的,其余的人几乎无法和外界交流   采访结束,记者问潘冬磊如果再遇到类似的事怎么办?他说,救还是要救的,孩子毕竟是一条生命,不过可能会在施救之前多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