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利润和营收连续萎缩 穷则思变政策锁定供给侧改革

时间:2019-07-01 12:09:00166网络整理admin

作者 乔艳红 路透北京11月27日 - 中国10月工业企业利润连续第五个月同比下降,主营业务收入也连续第二个月负增长在销售萎靡和成本膨胀的双重夹击,加上工业库存去化长路漫漫,意味着刺激总需求的传统稳增长模式必须改弦更张,旨在提升全要素生产率的供给侧改革则势在必行 而从中国总理讲话、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等传递出的信号可以看出,包括简政放权、降税清费、放松管制、互联网+、推动金融和国企改革、提高创新能力、人口城镇化等手段,都贯穿着加强供给侧管理、提高效率的思路 “工业企业利润降幅进一步扩大,主因收入降幅扩大和单位成本费用回升;需求萎缩令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加剧,也拖累利润改善,”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债券分析师姜超评论称 他认为,虽然产成品库存增速随收入增速回落,但库销比微幅回升,反映库存仍偏高,去库存压力仍大,持续去库存也印证需求疲软 “11月以来发电耗煤同比跌幅仍在10%左右,工业生产、需求未现改善,收入降幅或仍大于成本费用降幅,”姜超称,“中央定调供给侧改革,旨在降低企业经营成本费用,改善盈利,值得期待”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五公布,10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595.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4.6%,降幅比9月扩大4.5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4%,降幅比9月扩大0.9个百分点,已连续两个月呈现负增长,为多年来首次 从成本看,10月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5.84元,同比上升0.04元;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费用合计为7.2元,上升0.18元;10月末产成品存货同比增长4.5% “利润下行表明需求还是较为疲弱,价格起不来,企业当然没利润啦,开不了源只能节流,努力降低企业成本,”中信建投宏观分析师胡艳妮称,“现在在提供给侧改革,降税清费、简政放权、推动互联网+,包括降准降息以降低企业财务负担等,都是着力从各方面降低企业成本” 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时强调,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称,财政政策还是有潜力的,要加大减税力度,同时要在加大财政投入同时,通过PPP和特许经营等模式吸引社会资本进入基建领域 从9月下旬开始,国务院连发多份旨在提升微观经济效率的指导意见:加快构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撑平台、国企发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改革体制、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促进快递业和生活性服务业发展、清理规范国务院和中央行政审批事项等 **工业企业经营困难加剧** 事实上,10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跌至5.6%的七个月新低,已经说明工业企业正处在需求低迷、利润下行、库存去化长路慢慢、倒逼转型升级的痛苦阶段 从统计局提供的数据看,虽然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和消费相关行业等利润保持较好增长,但却难敌传统行业尤其石油开采、煤炭和钢铁等上中游产业利润萎靡的拖累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何平博士对数据进行解读称,与前几个月相比,投资收益、汇兑损失和石油特别收益金等对企业利润波动的影响明显减弱;10月利润下降主要是因为产品销售进一步下降、单位成本和费用有所上升,以及石油开采、钢铁和煤炭等采矿和原材料行业利润下降明显 统计局数据显示,10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这三个行业共减少利润488.8亿元,为全部规模以上企业利润减少额的1.8倍 而在工业总体利润下降的同时,符合转型升级方向的行业利润保持了较好增长,10月高技术制造业利润同比增长14.2%,装备制造业增长8.6%,消费相关行业增长4.3% “行业结构看整体不佳中,内部呈现弱分化上游资源开采类行业以及黑色金属加工业依然表现较差,中游制造业由于成本下行表现较好,下游终端也依旧承压,”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员张瑜称 她认为,库存去化长路漫漫,库存不清、价格不起,利润与投资皆看不到转机;整体来看,库存去化需要从终端需求库存去化开始传导至地产投资,之后才是中上游原材料制造业去库存,目前来看,第一步都尚未有明显效果,房地产投资不见底,工业去库存和去产能不完成,工业企业利润的好转都无从谈起 **供给侧改革可期** 中国着眼需求管理的传统稳增长手段仍在持续,但效果日渐式微加大对供给侧结构改革可谓适逢其时、正本清源之举,也是提高中国经济内生动力的必由之路 本月以来国家领导人和高层会议释出的一系列信号显示,中国可能会出台进一步加大财政投资、减税降费、价格改革、简政放权、国企改革、金融改革、推动创新、人口城镇化等政策,对冲经济下滑风险,加强供给侧改革 姜超指出,虽然中国当前没有面临滞胀的局面,但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却很严峻,譬如工业规模以上企业的总资产中国有控股企业占比高达37%,但利润同比大幅下降,也就是说国有企业占用着大量的经济资源,却低效率的运行着,对经济构成拖累 此外,体制内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相对容易,而民营企业很难获得贷款,导致央行即使再“放水”,水也大都流向了国有及其关联企业,民营企业融资成本依然高企;当前还存在政府干预经济过多问题,金融、电信、医疗卫生、能源等诸多领域对民营企业开放程度低,且存在价格管制,以及企业税负过重等,都降低了经济运行的效率 “这些都是供给端出了问题,单纯依赖凯恩斯主义的需求管理是很难奏效的,”他说,“无论是减税,还是降低门槛、放松各种管制,都减少了政府的过度干预,激发了市场的活力” 统计局数据显示,按所有制划分,国有控股企业1-10月利润同比降幅高达25%,成为主要拖累;同期,集体企业利润下降1.8%,外商及港澳台投资企业利润微幅增长0.3%;只有私营企业一枝独秀,利润同比增长6.2%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指出,目前中国经济下滑部分由周期性衰退解释,但更多是人口红利衰竭导致潜在产出水平下降所体现的结构性衰退;在此背景下,政府调控思维要从刺激总需求转向供给侧改革,否则在总供给能力下降的背景下,盲目刺激需求,最后只能造成物价和资产价格的上涨 “这需要政府进行更多的改革,释放改革红利, 比如以混合所有制为代表的向民营资本开放垄断行业,监管部门简政放权,推进财税改革以降低实体经济税负,淘汰落后产能推进产业升级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