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12大水下考古发现:忽必烈东征日本舰队现身

时间:2019-07-01 04:13:00166网络整理admin

    在佛罗里达州的泰图斯维尔附近地区,一位锄耕机操作员不经意间发现了一处史前遗址,他最初只是在一个名为温多佛的池塘边发现了一些尸骨残骸后来该遗址经过系统的考古挖掘后,考古学家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一片墓地,其中共埋葬了至少167人,这些远古人被埋葬的时间从6900年到8100年不等佛罗里达州立大学考古学家发现,这些尸体身上大都覆盖着一层织物,这种织物来自植物纤维这是在美洲大陆上所发现的历史最早的柔软织物此外,这些织物的织法显得很复杂,这意味着它们是利用织布机织出来的这一发现表明,当时的人比此前人们所认为的要更开化一些雕刻有图案的史前物品,如木头、骨头和鹿角都完好无损地保存在墓室中,甚至其中91枚头颅骨里还存在脑组织          3. 以色列亚特利特雅姆水下古村落          亚特利特雅姆古村落应该是属于前陶新石器时代,大约存在于公元前6900年这个古村落如今位于以色列海法附近的地中海海底,距离海法大约6英里 (约合9.7公里)它在水面之下26英尺(约合7.9米)到40英尺(约合12.2米)的海底保存完好,占地约为15英亩(约合91亩)以色列文物考古局考古学家在水下村落中发现了长方形的房屋遗迹和许多凹坑,这些凹坑原来可能是水井一面6英尺(约合1.83米)厚的墙壁沿着一条远古河流而建,估计这面墙壁是用作防洪堤这表明在新石器时代,人们已经慢慢学会控制和利用水利资源考古学家们还发现七块巨石向上而立,组成一个圆圈他们认为,这些石头所包围的区域可能是淡水之源,这也显示出当时人们对水源的崇拜也许关于亚特利特雅姆最重要的考古发现就是当地坟墓中的15具完整的骨架从这些骨架中可以找到明确证据,这些人都患有肺结核大部分骨架都发现于一栋房屋内或房屋附近,这可能意味着这些人当时是在祭祖从亚特利特雅姆村落里,可以发现早期的宗教、驯养和捕渔等活动证据因此考古学家认为,亚特利特雅姆正处于由新石器时代向更为复杂的社会系统转型阶段           4. 牙买加皇家港口          牙买加皇家港口因为海盗传奇而著名,但现在该城市已被淹没于海平面之下这个沉没的遗址重要意义在于,人们可以从中看出17世纪加勒比海殖民地城市规划、建筑结构以及日常生活自1655年被西班牙人占领后,皇家港口成为加勒比海地区最大、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也是当时奴隶贸易、糖和原材料贸易中心但是,1692年6月7日早上,一场强大的地震将这座繁华城市摧毁,整座城市66%的地区沉入海底港口附近的建筑倒塌后全部沉入水中,但较远地带的建筑至今仍然完好无损地竖立于水中,其中的物体和人体骨架也都保存完好美国德克萨斯A&M大学与牙买加国家遗址保护组织的考古学家于1981年到1990年联合对这个水下城市进行了考古挖掘他们共挖掘了8栋建筑,发现了许多家用物品,包括大量的中国瓷器和当地陶器通过对该地区的考古挖掘,人们对17世纪殖民地的建筑风格、建筑工艺和人们的日常行为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          二、铜器时代沉船          5. 土耳其格里多亚角沉船          1960年,考古学家对土耳其格里多亚角的水下挖掘是世界上首次开展水下考古,标志着水下考古学的诞生当时,考古学家是为了挖掘一艘后青铜时代的沉船水下考古学的先驱者、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考古学家乔治-巴斯领导了一支潜水队潜入水中发现了该艘沉船,并在其中发现了青铜器和锡制物品,还有船员的一些私人物品私人物品表明,这些船员分别来自埃及、塞浦路斯和叙利亚考古学家将这些私人物品与埃及艺术品和在叙利亚出土的陶制品分别进行对比研究,他们得出结论,这艘船只的主人应该是早期的腓尼基人在得出这些考古结论之前,一些学者曾认为美锡尼人主导着后青铜时代的海上贸易,而腓尼基人直到铁器时代才出现于海上格里多亚角沉船上的考古发现则让考古学家们不得不重新思考后青铜时代地中海地区海上贸易的历史          6. 乌鲁布伦沉船          在土耳其格里多亚角向西40英里(约合64.4公里)的乌鲁布伦海岸附近,考古学家也取得了一项重大的考古发现1984年,考古学家在该地区发现了一艘沉船,这艘沉船中汇集了大量的后青铜时代物品这也是在地中海地区所取得的关于后青铜时代的最大考古发现船上的货物包括乌木制品、河马牙、象牙、玻璃以及不计其数的琥珀和珠宝饰品此外,还有青铜器、金银器、铜锭、锡锭等金属制品可以说整艘船只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根据相关证据,考古学家认为这艘船只应该可以追溯至公元前1306年,这艘船当时可能正准备从塞浦路斯出发美国航海考古学会的考古学家从1984年到1994年一直在乌鲁布伦地区对该沉船进行水下探索           三、中世纪海上战争          7. 斯库尔德勒夫沉船          11世纪晚期,由于担心挪威人会从海上入侵,丹麦人决定加强对首都罗斯基勒的防御他们专门将自己的五艘船只击沉于罗斯基勒海湾,将这些沉船当作水下障碍以阻止挪威人的船只沉船地点大约距离罗斯基勒市12英里(约合19.3公里),位于斯库尔德勒夫小镇附近从17世纪以后,渔民和潜水员经常会在海中发现这些沉船的碎片1962年时,丹麦国家博物馆考古学家对沉船地点进行了考古挖掘,并将这些船只命名为“斯库尔德勒夫”船在这些船只中,有两艘是商船,由松木和橡木建造这种船上通常有5到8名船员,主要用于运送皮毛、木材和鱼类等货物以及奴隶还有两艘是战舰,这些战舰都是瘦长型第五艘 “斯库尔德勒夫”船则是一艘由松木和橡木打造的捕鲸船如今所有五艘“斯库尔德勒夫”船都陈列于罗斯基勒海盗船博物馆          8. 忽必烈舰队          据传说,1281年,忽必烈派出一支由4400艘战舰和10万大军组成的庞大舰队东征日本面对势不可挡的强大敌人,日本天皇只有向上天寻求解脱没想到的是,日本天皇的祈祷似乎真的起到效果忽必烈的整个舰队在一夜之间被“神风”完全摧毁,所有战舰沉入海底,10万大军也葬身鱼腹,忽必烈的东征计划以失败而告终20世纪80年代,日本考古学家Torao Mozai和Kenzo Hayashida分别带领一支考古队在伊万里湾对这一传说进行考古探索,他们从一艘沉船中发现了一些遗迹根据这些遗迹,考古学家对史实和传说进行了甄别他们在船中发现了大量的头盔、箭头、锚、铁剑和陶制炸弹等物品,此外还有一些人体的头颅骨在此之前,一位当地渔民还发现了一位指挥官的青铜印章,上面刻有汉字和蒙古文字因此,这些物品应该属于忽必烈舰队通过对物品的分类和分析,考古学家更正了传说中的一些不符事实的说法考古学家估计,这个舰队应该由数百艘战舰组成,而且是仓促组建,士兵主要由汉人组成传说中所谓的“神风”有可能就是常见的台风           四、欧洲海上强国旗舰          9. “玛丽-罗斯”号沉船          1967年,潜水员亚历山大-麦基在英格兰西南海岸索伦特海峡潜入水中,发现了亨利八世的战舰“玛丽-罗斯”号的残骸在考古学家玛格丽特-鲁勒的指导下,研究人员经过数年时间,终于将“玛丽-罗斯”号沉船从泥沙之中打捞出来根据对船上大量的物品进行鉴定,考古学家证实该船就是“玛丽-罗斯” 号这是迄今为止对英国都铎王朝的最大水下考古发现1982年,考古学家将这艘船打捞出来后送往朴次茅斯历史造船厂供人们参观“玛丽-罗斯”号的重要考古意义在于,它是17世纪主流战舰的先驱在它的残骸中,考古人员发现了2000多件物品,其中包括衣服、食物以及个人物品等,这些都为考古学家研究都铎王朝的下层人民生活提供了依据           10. “瓦萨”号沉船          1626年,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命令建造号称最强大的“瓦萨”号战舰然而不幸的是,这艘战舰的建造过程过于匆忙,而且自身体重过大,它在处女航中刚刚出发就因为摇摆不定而沉没由于它的沉没过程过于简单,所以该船一直都保持完整状态,而且船上的所有物品都完好无损1956年,水下考古学家安德列斯-弗兰茨首次发现了这艘沉船1961年4月24日,“瓦萨”号被打捞上来时,整艘船只几乎是完整地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因此它也是唯一一艘保存完好的17世纪战舰考古学家由此可以掌握当时的战争情况、当时的造船工艺以及瑞典普通水手的日常生活等信息目前,“瓦萨”号仍保存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瓦萨博物馆中          五、美国南北战争军舰          11. “莫尼特”号沉船          1861年夏末,美国北方海军通过情报获悉,南方邦联海军的“弗吉尼亚”号装甲战舰即将投入战斗于是,北方海军决定研制自己的装甲战舰“莫尼特 ”号,专门用来对付“弗吉尼亚”号1862年3月,南北双方最得意的战舰终于在弗吉尼亚东南方向的汉普敦碰面,引发了现代意义上的首次海上炮战,开启了现代海战的新纪元然而,不幸的是,“莫尼特”号于1862年12月在一场风暴中沉于北卡罗莱纳州附近海域1975年,“莫尼特”号沉没地成为美国首个国家海洋保护区1986年,该地点又被指定为美国国家历史地标目前,“莫尼特”号许多部件已被打捞上来,并陈列于弗吉尼亚的纽波特纽斯海员博物馆中          12. “汉利”号潜艇          和装甲战舰仓促上阵一样,南方邦联海军又研制了一种革命性的水下武器--潜艇1863年,“汉利”号潜艇正式下水“汉利”号潜艇至少需要8 个人同时操作才可使用,其中七个人负责摇转手摇式曲轴以带动螺旋桨产生推进力,另外一个人则负责潜艇的转向与浮沉它也因为是历史上第一艘在作战中成功击沉对方战舰的潜艇而名声远扬1864年2月,“汉利”号潜艇成功地引爆鱼雷将北方联邦战舰“豪萨通尼克”号炸沉然而,“汉利”号潜艇自己却再也未能返回港口“汉利”号潜艇的失踪之谜直到2000年8月它被打捞上来以后才得以破解在被打捞上来之前,“汉利”号潜艇已被泥沙掩埋,但内部却仍然完好无损考古学家由此推断,它的沉没并不是因为机械故障,而是由于船员缺氧窒息而死,